|| 欢迎光临武汉新长征学校-武汉新长征-新长征特训学校电话:027-66665959

您目前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动态 > 媒体报道 > 媒体报道

哑铃砸死妈妈 是谁病了?

发布日期:2011-10-27来源:http://whxcz.cn浏览次数:
    郑州一个17岁高中生用哑铃砸死妈妈。问他是否后悔孩子摇摇头我可以不用学习了,不用压力那么大了。长时间压抑之下,血浓于水的亲情,最终被扭曲成血淋淋的现实。 妈,我给你准
    本文关键字:哑铃,砸死,妈妈,是,谁,病了,郑州,一个,17岁,
        郑州一个17岁高中生用哑铃砸死妈妈。问他是否后悔孩子摇摇头“我可以不用学习了,不用压力那么大了”。长时间压抑之下,血浓于水的亲情,最终被扭曲成血淋淋的现实。
        “妈,我给你准备了一样东西,你把头低下,把眼睛闭上不准看。”今年2月7日,当妈妈再次数落学业后,河南郑州的高二学生成才(化名)突然说。
        妈妈听了话,闭上眼睛,低下头。成才趁机举起准备好的哑铃,砸向妈妈……
        郑州一个17岁高中生用哑铃砸死妈妈
        “整个寒假都是在补习。过年后,我就又有了杀死她的念头。”成才说,正月十二前后,他拿出哑铃,准备砸倒妈妈。听说爸爸正月十五去上班,要三四天才回家,他准备在正月十六那天杀死妈妈,这样就不会很快被爸爸发现。
        12年前,在浙江金华,也发生过一起相似的杀母案因对妈妈的管束不满,2000年1月17日,徐力拿铁榔头活活砸死妈妈,后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。
         教育远非考试那么简单
         这些令人心痛的杀母案为什么会发生?天真无邪的孩子为何变成令人不寒而栗的屠夫?
         郑州大学一位学者说,成才杀母案虽然是孤立的案件,但又带有一定的普遍性和必然性,应该借此反思整个教育制度。
          “中小学生最严重的心理问题诱因就是学习压力感。”这位学者坦言,目前,优质高等教育已成为市场经济中最富有竞争性的稀有资源,上名校的经历成为一种社会流动资本,成为一种时尚和出人头地的象征。高考在教育制度中实际上处在核心地位,并被赋予了“指挥棒”的尊称,与此相匹配的应试教育也就逐渐占据了主导地位。
        但教育远非考试那么简单。这位学者认为,对于正经历生理、心理等多方面的巨大变化的青少年而言,学校、家长和社会各部门要协同加强对他们的道德、法制、心理健康教育,真正把应试教育转变为素质教育,对高考制度和中小学的考试制度和评价制度进行改革。
        你为什么没能倾听到孩子心中的风暴?
        徐迅雷
        又一位母亲被自己的孩子亲手杀死了:郑州一所名校高二年级17岁的男生成才,在家中用哑铃亲手锤杀了他母亲。那是如何镇静的预谋弑母!成才对妈妈说:“妈,我给你准备了一样东西,你把头低下,把眼睛闭上不准看。”妈妈就闭上眼睛、把头低下了,成才拿起准备好的哑铃,砸向妈妈……
        这位母亲一直来把全部精力都投到儿子身上,她当然是爱儿子的,儿子却先后两次想杀了母亲,可是当妈的一点儿也不知道,她没有听见孩子心中已经翻滚了很久的风暴。
        这几乎是十多年前浙江金华17岁的高二男生徐力弑母案的翻版。从徐力到成才,悲剧上演了惊人相似的一幕。成才在供述杀人动机时说:“我可以不用学习了,不用压力那么大了。”“整个寒假都在补习,两个化学班、一个语文班、一个数学班、一个英语班。中间休息的几天都是在家写作业。”这是谁逼的?表面上是母亲逼的。那么这母亲又是谁逼的?从孩子到家长到学校到各地教育主管部门再到整个中国教育,究竟谁病了?
        这是不久前的新闻:广东佛山中学生“黑掉”了当地教育局的网站。这少年“黑客”抱怨假期作业多得让人窒息:“每人96张大试卷,全年级624人试卷连在一起共23公里”。“黑掉”教育局网站的目的,是大力呼吁给学生减负。
        攀爬在书山,苦游在题海。为了一个分数,几乎所有参加高考的孩子,都被裹挟着艰难前行。高中两年,就把三年的课程教完;高中三年,其实都变成了四年。日前上海延安中学一位同学说:“我们高三开始就不上新课了,一方面准备高考,一方面要应对各个学校的自主招生笔试、面试……非常劳累。”这是正常孩子说出的正常的话。可是,有多少孩子或焦虑,或抑郁,或发狂?有多少孩子想自杀、已自杀?或者,不自杀而是要“杀他”?已经被逼成非正常的孩子有多少,你知道吗?
        我向来认为,教育是人命关天的事,大事。可是,成人世界,在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梦中,是如何对孩子“紧逼盯人”的?看看著名的“狼爸”和“鹰爸”:中国“狼爸”萧百佑,口号是“三天一顿打,孩子进北大”,4个孩子3个被北大录取。他认为孩子身上有三个特性:动物性、人性、社会性。不过他还好,说是在12周岁之前,孩子身上动物性表现较强烈,必须用“打”;12岁之后,就不会对孩子动手,完全依靠说教。南京“鹰爸”何烈胜,在春节旅美期间,让只有4岁大的孩子在零下13℃的冰天雪地中带着哭腔裸跑5分多钟,何烈胜说这只是自己“非凡育儿计划”的一小部分,他的目标是在孩子10岁时进最好的大学清华大学!如此一根筋,确实“病”不轻。他们恐怕不会知道,智识者批评这些名校培养不出杰出人才,而是“招天下英才而毁之”!
        在当今的教育世界,家长和老师,两者属于“合伙人”。不能不看到,全世界最辛苦的教师,是中国的中学教师;全世界最倒霉的教师,是中国的中学教师;全世界最可怜的教师,是中国的中学教师。要应对中考、高考的中学教师们,基本上是:三流的待遇可拿到,二流的人才去充当,一流的压力要承受。老师家长,先生学生,都如此“苦逼”,当然是中国教育体制给害的。
        教育的本质不是“得分”而是“立人”,但现有的机制体制却只管“得分”而不管“立人”。“养国民之人格,扩国民之德量”早已抛到九霄云外。所以,这样的教育只能泥塑出无数的“兵马俑”。但恐怖的是,有的“兵马俑”忽然活了,跳将起来,杀了教育培养塑造他的人。
 

首页 |精彩瞬间|特色共建|成功案例|视频专区|每日动态|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

Copyright@2008 - 2016 whxcz.cn. All Rights Reserved.武汉市新长征艺术培训学校 版权所有